夜雨声不烦

【瓶邪】有位身材姣好却性冷感的伴侣是什么样的体验

*OOC注意避雷。
一台不负责任的(已翻)车。
我还是爱小邪的邪帝你听我解释……

怕翻走外链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08165/1735192327.png

#八月长白起灵归

【喻黄】这是你的喻文州请签收

*肝得有点爆炸依旧来不及,第一次磨喻黄,不足之处还请见谅或提出。
*在认识全职的旅程里,很高兴我喜欢的是你。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喻文州刚准备出发,走在他后头扛着一大袋信件的方锐便开口叫住了他。
  “喻文州,黄少天是谁呀?”方锐说,“这个人天天寄信来邮局,收件人也都是你的名字。你没给人家地址吗?还是骚扰信?”
  方锐一边还在叨念自己的神级推理,另一边喻文州就轻咳一声顺势打断了他。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会发货完我再看看吧,你把他们放一块,我回来的时候去拿。”喻文州温和地微笑了一下。
  “行啊,之前几份我都托方老师整理好啦。”方锐眨眨眼,望喻文州摆手道:“快走吧你,别让老前辈等太久。”
  他没多做回应,礼貌地点头后便转动握把扬长而去。
  黄少天……是有那么点耳熟。
  
  喻文州给收件人打完通知电话后,站了有一段时间了。期间他身边管理室里的一位小年轻时不时就要隔着冷色系的玻璃隔热膜瞥他一眼。他原本以为对方是好奇他箱子里放的什么,但后来他意识到了。
  名牌上写的黄少天呢。
  等收件人领了货物离开以后,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走向管理室,微微弯腰面对黄少天——以及对方惊恐地睁大的双眼——他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辛苦了。”喻文州说。
  “咦?你、你也是,辛苦了!大热天的还要跑来跑去送这送那儿的,一个运气不好对方走得慢或不在家也超麻烦,相比之下我就……”黄少天机关枪似得说了一大串,又在突然一个卡顿后,往后蹬了一步,两只手在拨浪鼓般晃着的脑袋前面摇得飞快,“哎我这样也拖到你的时间了!抱歉抱歉你赶紧忙你的事吧。”
  喻文州简单地向他道谢。而他在离开那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心中一块干涸了许久的区块仿佛久逢甘霖,清透的满足感简直要吞噬了他。
  
  捧着被捆成一叠的信件,喻文州随意地倒在沙发上。他一封一封拆了看,又一遍一遍反复回味。
  结合那个露着小虎牙的尴尬笑容,这应该可以说是……情书吧?
  他在脑内勾勒着对方所描述的场景,例如黄少天是如何注意到他、关注他、期盼他每一次到来。
  他也想象了那个在管理室偷偷摸摸写信,眼睛咕碌碌打转的身影。
  以及最令他动容的,在每次结尾都会写上的“工作辛苦了,多喝热水早点睡。”,虽然看着是很直男癌,但从文字里流出的崇拜和敬佩,再怎么都是假不了的。
  
  后来,喻文州在去到他们小区时,都会和黄少天聊上两句,而绝口不提关于那些信件的只字片语。黄少天仍天天写天天寄,到了见面是却也和他一样,仿佛那些满溢的感情不出于他之意。
  直到某一次喻文州算好了日子,穿着私服将公用的记录表以及带有娟秀字体的信封交到正打瞌睡的黄少天手中。
  “嗯……给我的东西啊?”黄少天抹抹眼角,眯眼盯了它们好一会。“喻文州我跟你说,其实我不住这里的,你看上面的收件地址也不是这里嘛,对不对对不对。我可以明白交给本人比较省事,但是你这是平信哦?怎么会有这个单子啊,是不是你货运做久了跟信使不熟啦?让我笑你一会……呃。”
  黄少天愣了愣,抬眼看向身前维持着笑容心怀不轨的喻文州,指着手里的东西问:“这是你写的。”
  “嗯。”喻文州说。
  黄少天二话不说大爆手速拆了信封,翻开信纸后好几秒都是蹙眉沉默。
  “你在开玩笑?”黄少天把信纸完全摊开,一把丢在桌面上。他脑内已经成为一片战场,所有士兵都维持着不同的立场,有的认为一点也不奇怪,一切都是他争取后应得的结果;有的却讥讽他自我意识过剩,喻文州看出来了,且无法忍受才会拿这种手段刺激他。
  他不知道该说是高兴还是什么了,也许失落更贴切一点——被他扔在桌上的,是一张填写了一半的结婚申请表。
  “少天认为我在拿你作乐吗?”喻文州无辜地看着他,对他的小情绪好似早有准备,即便看出了明显的不悦仍不为所动。“可是我很认真喔。”他又接上。
  黄少天憋得面颊都染上血色,两手一伸便把半个脑袋埋进桌面和手臂间。他孩子似得大喊:“你能不能别这么笑啊!每次你这样笑我就很想妥协啊!我就是喜欢你怎么样,现在你要结婚也要跑来告诉我叫我死心是吗?”
  “说吧,我该怎么办?”他抬头露出一对倒映着喻文州的眼睛,每眨一下都像要把人拦进怀里,死活不放开的那样。黄少天语带甜甜笑意:“我已经猜透你想做什么了。希望你聪明的脑袋能想出最好的答案,让我特别心动的那种。”
  喻文州一时失笑,又随即露出苦恼的神情道:“怎么办……”
  他一弹指,唇角勾起一个撩人的角度,轻巧地将食指放在申请人姓名的位置,“黄少天先生,您还没签收您的喻文州呢,请在这里留下你的姓名好吗?”

-End